【新华悦听】孤独的人,才能与灵魂相遇

来源:新华网作者:程一责任编辑:马嘉隆
2020-08-10 21:19

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文章是来自程一的《孤独的人,才能与灵魂相遇》……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作为人,我们终其一生都是孤独的。

它来去无踪,却一直感觉萦绕左右,它突然席卷,却又转瞬下落不明。

当分手后拥挤的房间突然变得又空又大,当月亮被香烟晕染成模糊的光斑,当冷清的办公室只剩仓皇又疲惫的打字声,当陌生的旅途四处都是赶路人,我们也就被这瞬间的孤独所击中。

这种难以名状的情感有着不同的形态和寄托,颜色,气味,形状,场所,它们无法相容,所以,理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这才是生活的本相。

反正孤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说:“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从学生时代黯淡无光的晚自习,走出教学楼看见黑夜里分外分明的鲜红色LED考试倒计时,到工作了披星戴月,在拥挤的地铁和公交的夹缝中回到自己的小小房间,默默地给自己煮了一碗简单的面,对电话那边遥远的父母说一句晚安,漫无目的地刷着手机,看别人精彩纷呈的社交动态,好像不管发生什么都是他人的故事,离自己苍茫粗粝的生活终是很远。

等到垂垂老矣,皱纹爬上脸颊,我们逐渐与故人经历长久而悲壮的离别,可这世界依旧和你14岁那年别无二致,老去的只有我们而已。

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吧,像一座孤独的岛屿,与海峡对岸的人间遥遥相望。

房间一半自己,一半空气,习惯一个人走夜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对着天发呆。

孤单,当真是,一个人的狂欢。

就像歌词里写的那样“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

关掉灯的那一刻,心里的空荡感又增强了几分,孤独,从来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一切都在孤独里成全

王家卫的电影里,匆匆往来的男女,忽然到来的爱情,还有梦一样的独白,深处人群最孤独,暧昧的光影里,些许城市男女缔造的遗憾却成了经典。

或许孤独是一场浪漫,一切都能在孤独里成全。

人渐渐长大,笑点和泪点都变高,某一天回头看看自己来时的路,竟对自己的坚强哑然失笑。

那么多艰难的时刻,我们一个人熬过来了。

困境的方式一直在变,是让人难以下笔的考试卷,是被推入社会江湖的箭在弦上,是忙着结婚生子生怕被人落下半分,是终于有一天看清,我们是一颗颗小行星,有条不紊地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

其实一个人也蛮好的,赏花看月,消磨时间,健身冥想,烹饪厨艺,山高水长,拥有了一颗柔韧丰盈的心脏。

我们在寂寞的分秒里,逐渐与命运一笑泯恩仇,温柔而有力量,是孤独对我们的慷慨馈赠。

孤独是一场戴发修行

孤独的境界,是为无用之事,遣有生之涯,时刻点亮一盏不熄灭的心灯,孤独是一场戴发修行。

修正容易被外界影响的心态,修正冒冒失失的性格,修正面向不确定的畏缩和抗拒,修正心里总是发脾气的小猛兽,修正一点耐心都没有的急躁,修正人生不同角色的转换。

成年人最高级的态度,是与孤独和解,也与自己和解。

那些晚班到深夜的疲惫从来不会击垮我们,那些无人问津也不会影响我们,在这场修行中,形成无坚不摧的人格和强大的积极面对一切的内心。

玫瑰色的落日,碧蓝无垠的海洋,清风拂过脸庞轻轻的安慰,是孤独人们能够等来的奇迹。

“我有一块田,北至滴水,南至街心。田上种春风,花开一树明。”

总有一些路要自己走,每一个孤独的灵魂都有最坚定的寄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