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穿上“孔雀蓝”

来源:黑龙江武警微信作者:王明伟责任编辑:叶梦圆
2020-09-04 15:13

我和他是初中同学,但论交情也就仅是同学,如果说我是伪学霸,那他怎么也算是真学渣了。

初中毕业,我进入县城读高中,他去了哪里,我没太在意。

记得高一的某一天,我们的同学告诉我,他在找我,由于当时没有手机,我也没有和他联系。

现在想想也算是放了一条长线。

当我再听到他的消息时是听说他去参军了,真的从心底为他开心也感到敬佩。一向热爱运动,身材健硕,阳光温暖的他当兵最合适不过了。

在我读大二那年,一通来自哈尔滨的电话,改变了我们两个人的人生走向。他和我聊了很久,向我讲述着他这些年的经历,他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那是我们七年来的第一次通话,但不知为何完全没有陌生感,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

随着了解的加深,我们由同学变成了一对恋人。和其他人情侣不同的是,我们的爱情像极了网恋。每周固定的时间打一次电话,偶尔还会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到”,人就消失了。

记得突然有一天,大学宿舍楼下有一个男生在喊我的名字,是的,是他!这是我们时隔七年的第一次见面。

在一起的四年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我也曾偷偷地来看过他,下着大雨只在接待室匆匆见一面。当时我开玩笑说如果我是孙悟空就好了,缩小钻到你的口袋里。

在一起的前四年,我和大多数军嫂一样,过着“孤苦无依”的生活。听得最多的字是“等”,“等我休假,等我回家,等我陪你,等我娶你......”

我理解他的身不由己,也不去给他压力。最激动地是听说他要休假回家,最惊喜的是开门时他就在眼前,最幸福的是他走在我身旁,最难过是送他去火车站。

每一次休假都掰着手指头算“假期余额”,每次回来都把行程安排的很满,每次分别都忍不住大哭一场。看着周围的人成双入对,而我生病了要自己去医院,怕黑也要一个人走夜路回家,也曾抱怨,也曾失落,但我从心里还是很支持他从军报国。所以尽管我的生活缺少他的参与,但我也会让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让他在军营放心安心。

2019年我们结婚了,我拿着户口本从内蒙古坐火车来到哈尔滨,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那天我们笑了也哭了。五年的异地终于修成正果,但未来更长时间的异地对于我们也充满挑战。

一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他给我打电话,很兴奋也很激动。他告诉我总队发布了招聘文职公告,正好有岗位适合我。如果考上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

“天天见面”对于异地这么久的我们,这简直是一种奢望。我自己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一想到如果考上就能早日与他团聚,我就有了无限动力,这个信念是我唯一的支撑。

那段时间,我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吃饭时、坐车中、睡觉前,只要是空闲时间一定在学习。甚至连考试时的午休时间,我都在看书。我知道自己资质平平,面对竞争激烈的岗位,不拼尽全力是不可能成功的。

经过一个月的焦急等待,成绩终于出来了,我以第一名的成绩顺利进入面试,经过重重考核我终于来到了梦寐以求的黑龙江总队。

曾经以为同一个单位的我们会是牛郎织女的鹊桥相会,但来到总队后我们更像并肩作战的战友。这身迷彩服是特殊的情侣装,更饱含着浓浓的战友情。

以前我是“纯军嫂”,现在我是“文职军嫂”,也成为了部队的一员,当我来到军营,才更加读懂为什么他们是“最可爱的人”,体会到了他们的辛苦和辛酸,他们的使命和担当。

他一直奋斗的地方也终将留下我的汗水,我们是夫妻、是同志、更是战友,强军兴军的伟大征程上与心爱的人携手同行,这真是莫大的幸福。相信我们的故事就像涓涓细流汇入广阔大海,我们也在为龙江总队发展书写自己最精彩的那一笔,也相信会有更多的强军故事正在发生。

祝愿总队明天更辉煌!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