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基因造就亮眼订单,俄罗斯打“军售牌”多方发力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代勋勋责任编辑:杨红
2020-09-17 08:12

继承苏联军工基础,经受战争实践检验,反制西方战略围堵——

俄罗斯打“军售牌”多方发力

■代勋勋

在近日举行的“军队-2020”国际军事技术论坛上,俄方展出了包括T-72BZ坦克在内的多款武器装备。解放军报记者 赖瑜鸿摄

近日,俄罗斯国家军售商国防产品出口公司在“军队-2020”国际军事技术论坛上公开表示,计划未来5-6年内向市场提供50种新武器,其中包括S系列防空导弹系统、T-14坦克、苏-57战斗机、可探测高超音速目标的59N6-TE机动雷达等明星产品。同时,俄还在大力提升军用产品的售后服务和改造升级工作,计划与相关国家成立军事设备售后服务中心。

一直以来,军火贸易不仅是俄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更是其施加军事政治影响、开展地缘政治博弈的重要手段。近年来,面对西方制裁和国际军火市场竞争,俄罗斯不断调整武器出口策略,以部分高精尖武器和主战装备为先手,以提升完善武器售后服务为抓手,在拓展军火市场方面愈发积极主动。

传统基因造就亮眼订单

冷战结束前,苏联已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军火出口国之一,形成了规模庞大、品种齐全且技术领先的军事科研和生产体系。整个20世纪80年代,苏联军火出口占世界军火总出口的35%-40%。

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绝大多数军工产业和贸易链,包括约70%的国防工业企业、约80%的研制生产能力、约85%的军工生产设备和约90%的科技潜力,为其开展武器贸易打下坚实基础。

然而,冷战结束后,国际军火市场迅速萎缩。据统计,1991年至1995年,国际军火市场销售总额仅为此前5年的46%,绝对额减少373亿美元。加上当时叶利钦政府奉行向西方“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实行“纯防御”军事理论,不再与美国展开军备竞赛,导致俄在世界军火市场所占份额从36.1%急剧跌至10%,远远落后于美国的45.7%。

俄罗斯的妥协与退让,并没有收到预想中的效果。西方对俄罗斯的援助往往“口惠而实不至”。更令俄罗斯恼火的是,北约持续东扩,不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1993年,俄罗斯颁布《俄联邦军事学说》,突出国家利益在军事决策中的作用,以武器贸易带动经济发展。普京执政后,更是提出了振兴强大军事工业的目标,大力推行“西方军事替代计划”“核心要素本土化”,在国际军售市场上交出了亮眼成绩单。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报告,2014年至2018年,美国在世界武器出口市场中的份额为36%,俄罗斯为21%,位居第三位的法国只有不到7%。在美国《防务新闻》公布的全球武器制造商排行榜上,俄罗斯金刚石-安泰集团、联合航空制造集团、战术导弹武器集团等多家军工企业被列入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军工企业名单。从近年情况看,俄军售维持了出口额总体稳定。根据俄官方数据,2014年俄武器出口总额为102亿美元,2015年上升至145亿美元,此后基本稳定在150亿美元左右。2019年,俄武器出口订单总额超过550亿美元。其中,在叙利亚战场上,俄军的多款装备经受住了实战检验,成为各国竞相采购的对象。近年来,购买曾在叙利亚战场使用过的武器装备的订单总金额超过70亿美元。

经济突破兼有政治突围

近年来,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一直没有放松的迹象。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蔓延以及石油市场的不景气,俄面临的经济下行压力骤然增大。美国则趁机落井下石,要求乌克兰关闭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要挟德国中断与俄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的合作。这种情况下,军火出口对于俄缓解经济压力的作用愈发凸显。

军售从不是单纯的经济行为,始终与政治紧密相关。俄不断发力军售,不仅意在拉动经济增长、推动国防建设,更有谋求战略突围、撬动地区格局、达成多重收益的考量。

独联体地区一直是俄制武器的传统市场,军售也是俄维持在中亚地区特殊地位的有效手段之一。俄以组建“独联体联合防空体系”为名,优先向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出售S-400防空导弹系统这一拳头产品,并在“斯拉夫友谊”“西方”等战略战役级演习中有针对性地演练其使用,大大增强了上述两国的防空能力,也为自己打造了可靠的空中缓冲地带。

在中东地区,俄向叙利亚、伊朗等国出口了“铠甲”、S系列防空导弹系统,与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签署了合作意向书,与土耳其、埃及、伊拉克等签订了包括地面武器装备、防空系统的军售合同,既满足了相关国家发展国防力量的需要,又增强了俄罗斯的地区影响力。特别是,俄罗斯从土耳其与美国的矛盾中看到机会,积极促成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对土出口,成功在美土之间打入“楔子”。

此外,俄在亚洲军售市场上也取得了突破,与越南、印尼、马来西亚、印度等国签署了数额不等的军售合同,增进了与这些国家的双边防务关系,产生了积极的政治溢出效益,为俄从南亚、东南亚方向实现战略突围创造了有利条件。

提高竞争力应对多重阻力

虽然近年来俄对外军售订单规模可观,俄也借机在中东等地发力,较好维护了自身地缘利益,但俄在军售市场上仍面临着不小挑战。

其一,美从未放松对俄战略挤压,其通过的《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对俄罗斯的军售形成了较大影响。根据美方的说法,该法案实施几个月后,就迫使各国取消了大约30亿美元的与俄军售订单,“沉重打击”了俄军工行业。

其二,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武器装备在国际军火市场仍有较强竞争力,以色列、日本、韩国等国军事技术也日益成熟,俄式武器装备在国际市场上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其三,俄军工企业虽然近年来在现代化武器装备研发方面不断追赶,但总体来看,生产数字化自动化程度低、生产设备老化、人才流失等问题并未得到根本解决,这对其可持续发展形成了严重制约。

对此,俄罗斯一方面积极在国内军工企业中实施改革,通过提升人才素质、提高生产效率、完善激励机制等手段,提高出口武器装备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包括普京在内的俄军政领导人积极利用莫斯科航展、“军队”年度国际军事技术论坛、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等多个场合,亲自上阵推销俄先进武器,为其进一步打开世界市场提供助力。

此外,俄军工企业也在放低姿态,对小额合同给予更多重视,并在零部件供应、武器装备修理、外国人员训练等方面完善售后服务机制,提高竞争力。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