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维和医疗队队长讲述:在局势动荡地区救治恶性疟疾病例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凌 磊责任编辑:刘秋丽
2020-09-29 06:36

立起中国军医的金字招牌

■中国军队首支维和医疗分队队长 凌 磊

2003年9月,联刚团司令迪亚洛将军为凌磊授勋。作者提供

2003年4月7日,我带领中国军队首支维和医疗分队从沈阳飞赴刚果(金)履行蓝盔使命。医疗分队主要由原沈阳军区第202医院抽组而成,共43人,部署在刚果(金)东部的军事要地金杜,主要任务是为南非、乌拉圭、瑞典、孟加拉国等国维和分队及联刚团军事观察员和文职人员提供医疗保障。

当时,金杜地区局势动荡,维和人员遇袭事件时有发生。除了时常爆发的武装冲突,我们还必需面对恶劣自然条件和烈性传染疾病的威胁。

尽管在国内进行了充分准备,可抵达任务区后,还是遇到了意料之外的挑战。刚到联刚团为我们准备的营区时,简易营房尚未竣工,院子里杂草丛生、垃圾遍地、蚊虫成群、老鼠乱窜……然而,由于局势紧张,联刚团要求医院尽快开诊,并通知我们联合国核查组将于次日前来验收。根据联合国相关规定,分队原本有7天的准备时间迎接验收,当时的情况着实让我们措手不及。

过好验收关,事关国家和军队形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作为医疗分队队长,我进行了细致分工,要求全体队员争分夺秒,高标准、按时限完成任务。为了抢时间,大家连夜奋战,光线不足就打开车灯照明,顾不上吃饭就啃块压缩饼干。队员们一夜未眠,开启了近200个标准箱,并将所有设备按指定位置安装调试好。第二天,核查组如期而至。联合国核查向来以苛刻著称,刚果(金)维和任务区的一所医院甚至用了3个月才通过,而我们仅用一天时间就一次性顺利过关,速度之快、质量之好,得到联刚团的高度评价。联合国主管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格诺,专程从1200公里外的金沙萨赶来参加医院开诊仪式。

刚果(金)疟疾发病率很高,这也是维和部队非战斗减员的主要原因。我们以国产青蒿素类药物为主,成功救治多个恶性疟疾病例,无一例死亡。一名南非士兵送来时,高烧不退,昏迷抽搐,被确诊为脑疟。我立即组织抢救,在给予降温吸氧等辅助治疗的同时,还使用了国产青蒿琥酯注射剂。经几个昼夜的精心治疗与护理,患者最终苏醒,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一名患恶性疟疾的乌拉圭女兵治愈出院时,希望把穿过的病号服带走留作纪念,她说是中国维和军医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为挽救各国维和军人和当地民众的生命,分队在相对简陋的医疗条件下,多次成功实施战创伤治疗手术,这在整个任务区引起了很大反响,也让分队赢得了各国维和军人和当地民众的高度认可和充分信任。我时常接到联刚团官员从金沙萨打来的就诊预约电话,其他战区的一些维和官兵,也常常辗转几百公里特意赶来中国维和医院看病。一名在基桑加尼执勤的突尼斯士兵在自己的胸牌上写道:“如果我受伤,请把我送到金杜中国维和医院。”

2003年时,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唯一向非洲派出维和分队的国家,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关系着国家和军队的形象。在对外交往中,分队注重与联刚团及维和友军建立良好的协作关系,先后接待了50多批联合国考察参观团组和各国维和友军人员。联合国秘书长特别助理来访时说:“你们的表现非常出色,堪称典范。”

在金杜执行维和任务期间,分队大多数队员的血液中都查到了疟原虫。作为医务人员,大家十分清楚体内的病原体没有被及时清除的后果,但都无怨无悔。我想,正是过硬的综合素质和强烈的奉献精神,帮助分队在刚果(金)立起了中国军医的金字招牌。

(赵博、韩光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