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边防战士到优秀学员,这是95后高原女炮手袁远的追梦历程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葛燕妮、招云责任编辑:姬彩红
2020-09-18 08:27

“李大钊先生曾说:‘青年的字典,无困难的字,青年的口头,无障碍的雨’。或许我觉得这个是我的底色。坚守,让我的青春更有意义。”舞台上,陆军工程大学通信工程学院烽火宣讲团成员袁远正在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从军经历。

“袁远平时谦虚低调,看不出来她取得过那么多的荣誉!”同在一个队的学员黄承禾这样评价道。入学一年来,袁远把过去的荣誉埋藏身后,以一个全新的起点重新出发,完成了从一名优秀边防战士到优秀学员的转变。

袁远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会场。

报到那天,袁远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身材高大、皮肤黝黑,齐耳的短发显得格外干练,笔直的腰杆透露出女兵的独有气质。在接受采访时,她说话语速颇快,以一种近似寻常的口吻讲述不寻常的军旅生活:在海拔4600多米的雪域高原服役的5年里,部队应急拉动30余次,连续完成新式火箭炮射击10余次,高强度的训练、高频度的演习,她们早就习以为常。

入伍前,袁远一米七的身高,体重还不足100斤,讲话轻声细语,吃饭细嚼慢咽。入伍后,为了适应西藏的严酷气候和高强度训练,袁远每餐能吃下20个包子,体重增加了30斤,脸上晒出了高原红,手上长满了厚厚的茧子。

看过袁远入伍前后对比照的人总会问她,为什么放着空姐不干去当兵,还要自己打报告去艰苦地区。而袁远每每笑着回答:“我就是向往军旅生活,既然选择了当兵,就要去最有兵味儿的地方。”入伍的前一天,袁远接到武装部的通知,去了西藏。

驻地一年四季望不到绿,头顶的蓝天和脚下的黄土就是袁远最朴素的装扮。袁远所在营区很小,3公里需要跑上足足12圈,高高的围墙将它与外面的世界远远隔开。同一批到达的女兵都被眼前的环境吓住了,而性格活泼外向的袁远却表现得很坦然,她只有一个信念,做好眼前,坚持下去。

2015年4月,得知单位要成立女子战炮班,袁远第一个申请报名。女子战炮班作为一个刚刚建立起来的试点班,到底能不能搞好,单位上下都心存疑虑。面对炮车这样一个十几米长的庞然大物,男女兵在身体素质上存在很大差距,和他们比什么?怎么比?

“比智商。”袁远的语气很坚定,“女兵都是大学生入伍,学历上占优势,理论学习进度足足甩了男兵一周。在等男兵赶进度的一周里女兵也没闲着。我们心照不宣,一致决定到老兵班‘偷学’技术。”就这样,女兵班慢慢地在这片全新的领域站稳脚跟。根据炮兵考核标准,脱炮衣用时为2分30秒,起初女兵班要用6分30秒才能勉强完成这个动作,后来经过不断摸索、总结技巧,速度提高到了32秒,比参加比武的炮兵班还快出4秒。在结业考核中,袁远凭借着优秀的成绩脱颖而出,还是新兵的她被任命为高原女子战炮班班长!

袁远在训练。

平时训练成绩突出,战时能不能打好?2015年7月,女子战炮班首次参加实弹射击。上级要求女兵班打响第一炮,并明确,打得好就继续,打不好就解散,这无疑是一场决定女子战炮班命运的考验。

军区首长高度重视此次实弹射击,亲自到现场观摩。参谋长是炮兵专业出生,他逐一考查16名炮长炮兵基础理论知识,其中,袁远和两名三期士官给出了满意的回答。军区首长对这个高原女子战炮班充满好奇,特意将观礼台设在炮车旁边。年仅18岁的袁远顶着巨大的压力,带领全班首次满管发射,打出了满堂红。

袁远将火箭炮当做“二号男友”,将西藏当做“第二故乡”。为了能够长期在高原干下去,袁远努力工作,争取能够有提干的机会。2018年,她以优异的表现被遴选为提干对象。2019年9月,袁远顺利通过考核被保送提干到陆军工程大学学习深造。同年10月1日,袁远应邀观看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当我在现场亲眼看到祖国的强大,我的内心无比自豪,我永远都会保护我们的祖国,用生命去保护!”回忆起当时的感受,袁远表现出难掩的激动。

袁远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观礼台。

作为95后的全国人大代表,袁远有着比同龄人更强烈的家国情怀。2020年7月,袁远应邀参加《回声嘹亮》节目。当主持人问及袁远对全国人大代表身份的认知时,她这样答道:“我认为人大代表就是应该为人民,我作为最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就应该把我们基层官兵所听、所想、所感带到北京来,让大家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我们在为什么而努力。”

袁远参加《回声嘹亮》节目。

“毕业后,再回西藏,我才能将自己的成长看得更加清楚。”西藏是袁远军旅起航的地方,承载了她从青涩懵懂的新兵到成熟稳重的老兵的所有记忆。袁远如同高原上的格桑花一样,美丽且刚强,默默地在高原开出一片别样的风景。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