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制造专家姚志诚:为国造机65年,还想一直干下去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王 旭  邓杰文责任编辑:刘秋丽
2020-09-11 09:12

择一业 终一生

■王 旭  邓杰文

一条路他走过了34000多次,一件事他专注了24000多天。这是怎样的时空距离?

在飞机制造领域有这样一位老人,虽然年已九旬,但他依然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用生命的长度拓展人生的厚度。他,就是航空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沈飞)专家姚志诚。

姚志诚成长于战火硝烟的年代。日军飞机在我国领空肆意横行的场景,深深刺痛了他年少的心,他立誓“一定要造中国人自己的战机”。

1955年,大学毕业后的姚志诚来到国营112厂(沈飞前身),从事飞机制造工作。

那时候,我国航空工业刚刚起步,飞机制造领域几乎一片空白。为了学习先进的制造技术,姚志诚到处查阅专业资料。他自学俄、英、日等多国语言,数十年来,经他翻译的外文资料就有几十套,学习笔记逾10万字。

勇于探索是姚志诚对待工作的写照。1971年,90余架歼-6飞机发生九框零件冷脆倾向的问题,有关部门主张停止使用并要求工厂进行拆除。

为了论证冷脆是否会危及九框使用安全,姚志诚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那段日子,他总是扎在实验室里,经过反复论证,判断九框零件使用安全是有保证的。这个问题的解决,使国家免遭经济损失,也为新材料的应用开辟了新道路。

1979年,在国产某机型起落架锻件毛坯复验中,出现了“点状缺陷”。姚志诚又是第一个站了出来。针对缺陷,姚志诚做了大量细致的计算与试验,得出了数据处在合格范围的结论。紧接着,姚志诚与同事赶到生产车间,一个个排查、一点点梳理,最终从上百件零件中挑选出57件符合标准的产品。

不仅如此,姚志诚还完成了歼-6飞机机翼疲劳试验后主梁断裂分析工作,为飞机定寿提供了可靠依据,填补了国产歼击机定寿的空白。

从清晨到夜幕,从严冬到酷暑,那上万次往返家与办公室的步履,不知不觉变得慢了下来,姚志诚也变成别人口中的“姚老”。

然而,他对航空事业的热情从未消退。“时间有限,我们变换角度,再论证一次”“时间有限,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密切协作”……“时间有限”成了姚志诚的口头禅。在退休前的一个月,他还成功解决了钛合金板裂纹问题。

在沈飞,几乎每名金相专业的职工都研读过姚志诚编写的《失效分析案例汇编》。这是1956年以来,姚志诚归纳整理的一批具有代表性的案例,是飞机制造领域的一笔财富。

“生命之花会凋零,事业之树能常青。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对事业的追求是无限的。”直到退休那一天,姚志诚依然割舍不下对航空事业的热爱,他向组织提出继续留在工作岗位的请求。身边的亲人劝他:“退休就好好在家休息。”他却说:“我热爱这份职业,有生之年,能为祖国的航空事业多尽一份力,是我人生的夙愿。”

“姚老几乎每天步行来到单位,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沈飞理化测试中心党委副书记刘志涛说,1990年退休后,姚志诚拒绝了多家企业的高薪聘请,除了退休金外,不要任何报酬,展现出一名老党员的初心与坚守。

2013年秋,姚志诚腿部意外骨折,牵动着徒弟们的心。他们前往医院探望,眼前这一幕感动了他们——

病房里,姚老正伏案翻译关于“氢脆”问题的外文论著,译稿上绵绵密密的隽秀小字,写满了他对航空事业的热爱。

“‘氢脆’问题,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这本书我还没有找到原版,要是找到的话,就可以翻译原版了。”看到大家来了,姚老放下手中的笔,滔滔不绝地讲起业务,眼睛里闪烁着自信与兴奋。

择一业,终一生。为国造机65年,姚志诚还想一直干下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