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是一种信仰,我愿能够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来源:国防科大作者:逯心一责任编辑:张思远
2020-09-28 11:02

我的宣传之路

转眼间,新训已接近尾声,我也有幸被邀请到新生队分享经验。当我走上台,望向台下,一道道真诚的眼神与我的目光彼此交织,他们眼中的那份澄澈,让我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自己在宣传这条路上所经历的一切在眼前一幕幕闪过。

我的宣传之路,既坎坷又幸运。

初入宣传道路,我自信于自己的逻辑思维,选择了理论研究。一周之内,我怀着满腔热情投出去3篇稿件,看着“待审”二字,内心总是充满期待与希望。我几乎每天都去看那三篇稿件的状态栏,总希望在打开时看到“待审”变为“待发”。可事与愿违,三篇稿件全出现在了“已退”一栏:“逻辑性差,暂退”,“质量一般,暂退”,“文章内容与题目不符,暂退”……一句句话深深的打击着我的自信。那段时间,我几乎放弃了写作,一遍遍的问自己,我真的适合宣传这条道路吗?

幸运的是,在我低迷之时,遇到了卢锦青班长。他安慰我说:“别怕,宣传不只有理论研究一条道路,不妨来试试新闻报道?”在卢班长的指引下,我开始尝试从未曾接触的新闻领域。第一篇稿件完成后,班长与我挑灯夜战,反复修改,明亮的灯光,撕破心中的浓云,带来希望的曙光。当我将审稿单和稿件呈递给我的教导员和政委时,他们的一句“不错,加油,好好干!”让我心潮澎湃。当在作者栏看到自己的姓名,丢失已久的信心重新拾起,创作过程中的辛苦一扫而光,内心充满了快乐与满足。

“我走了,你加油!”今年八月,带我走上宣传之路、指引我进步的卢锦青班长分流去了合肥校区。班长不在身边,意味着我不能再像原先一样依赖他,我也要扛起属于我的责任。我开始学着卢锦青班长的样子,去搜寻身边的新闻点,去采访,去摄影,去创作……缺少了卢班长的帮助,我发现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一连几天找不到新闻宣传点,采访时不知问何种问题,摄影时不会取景,等到了最终创作时,枯坐于电脑前,却迟迟敲不出字……这实在是一种煎熬。那时,我曾于无数个深夜独自凭栏,在苍白的月光下,手握栏杆,抬头仰望星河,由于心中的郁闷,双手不自觉的加力。宣传道路漫漫,却无我的前行之处,群星璀璨耀眼,却无属于我的一颗,难道真的是时候放弃了吗?每当这时,卢锦青班长的一封手写信总是给我莫大鼓励:“创作过程永远是黎明前的黑暗,只有熬过这至暗时刻,方可撕破漫漫长夜,让成果的曙光照进来!”待心情平复,揉一揉因长时间抓握而疼痛的双手,转身回到学习室,继续埋头于这黎明前的黑暗。

渐渐的,我开始耐下心来,潜心学习。不会寻找新闻点,就去各类媒体看别人找到的宣传点;不会创作,就去翻阅大队优秀稿件,先从仿写开始;稿件质量不过关,就挑灯夜战,在月色陪伴下咬文嚼字……每夜的加班室,总是由熙熙攘攘到仅我一人,伴随我的,只有指尖敲击键盘的“嗒嗒”声和书页翻过的“哗哗”声。

光鲜背后是不为人知的痛苦,只有品尽痛苦,方可尝到光鲜之甜。当我去拥抱痛苦,收获的喜悦也开始向我奔来,从校级媒体上稿,到军级媒体发稿,再到如今实现解放军报刊发文章。一路走来,我见证了无数人将操场上流下汗水化作运动会上的奖牌;将夜晚自习室的灯光和一杯杯咖啡化作竞赛获奖证书;将踏实肯干化作年底评功评奖时手里捧起的那枚三等功勋章。我也有幸能够用笔去记录这一切——记录拼搏的辛苦,记录收获的快乐,这或许是我在宣传道路上一路走来,最有意义的收获吧。

宣传是一种信仰,但愿我能够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也希望学弟学妹们能永保眼中的渴望和澄澈,坚守住这份初心,我们一同追寻这条路上的曙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