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就要从严从难,教员的话伴随着我的成长

来源:国防科大作者:周晨责任编辑:张思远
2020-09-25 10:37

深水不深

游泳是每一个军校学员必备的技能之一,然而作为一个在海边长大的孩子,我曾被战友嘲笑不会游泳。每年暑期,国际关系学院都会组织游泳训练,同年级的战友们大多都有游泳基础,我却是一只“货真价实”的旱鸭子。起初我并不担心,因为我向来对自己的领悟力与协调性高度自信。

就这样,大一下学期的暑假,我自信地加入了游泳强化训练班。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掌握了基本的游泳技能,竟然还被分到了B组,主教是郑雪生教员。B组都是水性较好,能较快掌握腿部动作的冲刺组。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同组的好多同学已经晋级到深水区的冲优组,我却没什么长进,在泳池里费尽体力却游不了多远。后来,B组只剩下包括我在内的寥寥数人,我的自信慢慢变成了自疑,但越是心急,状态越差。

雪生教员看不下去了,因为C组的不少学员都已经晋级到了B组。他让我挂上泳圈转到深水区。对深水区,我有着天然的畏惧,一下水,我就呼吸急促,节奏全无,没出10米就往下沉,望着不远的泳池壁,我使劲扑腾,却始终无法游过去,一旁的救生员吓坏了,扔了两个救生圈让我抱着,然后把我拉到岸边。

这一切雪生教员都看到了,他朝我走过来,我本以为他会说些安慰的话,谁知他二话不说先把我的救生圈脱了,“下水!”我反应了两秒才缓过来,我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他,“下去,别让我上脚!”,雪生教员的目光如此决绝,我反而有了壮士断腕的勇气,硬着头皮下水了,“没人能帮我,只有强者才配谈条件,弱者只能被规则支配,没人能看不起我,我一定要游下来……”我在心里默默给自己鼓劲。

我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脑海里不停地重复蹬夹水和臂腿结合的动作要领, 两圈以后节奏乱了,还呛了口水,我赶紧扑腾到岸边,扒住泳池壁,这时雪生教员走过来一脚把我的手踢开,我就像一片飘零的树叶被风刮到水里,我呛了一大口水继续在深水区里来回往复地游,游到后面自己也忘了圈数,只是单调地重复着那一张一弛的动作。

“上来吧。”雪生教员的这句话宛如万里黄沙中的一抹绿,给我这个踽踽独行接近崩溃的行人带来希望。

我上了岸,神情恍惚,仿佛自己还在水里游着。

“这水深吗?”

“报告,不深!”

“怨恨我吗?”

“不怨恨。”

“假的吧,我看你刚才下水时的眼神怕是咒骂了我好几遍。”雪生教员笑了,我也笑了。

距离那次游泳训练已经两年了,去年我们经历了海训,和基层部队的战友们一起在蔚蓝的大海里破浪前行。当第一次被邀请参加海上3公里拉游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次不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有了充足的底气。

虽然那3公里被浪打了很多次,呛了很多口水,甚至一度被浪打沉,但每当我想放弃时,就会想起雪生教员的质问——“这水深吗?”便鼓起勇气继续向前,就是抱着泳圈也要蹬上岸。

没有所谓的深水,你看到的深或浅取决于你内心的恐惧程度和本领大小。对于军人来说,训练就要从严从难,因为在战场上,面临的不是对与错,行与不行,而是生与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