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厨娘”重塑路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孔昭凤责任编辑:刘秋丽
2020-08-27 08:43

“迷妹厨娘”重塑路

■孔昭凤

32年前的那个春节,我一个人背着行囊,从辽宁东港嫁到广州的一所军校里。

裹挟着一身风雪启程,经过三天三夜的舟车劳顿,一下子坠入绿色的营院中,我一脸懵懂,满眼崇拜。在爱人大树面前,活脱脱的一副“乖巧迷妹相”。

爱人大树在新婚后的居家日子里,也是满身兵味儿。他把我当成一个下连新兵,在筒子楼的公用厨房里,对我开始了由迷妹到厨娘的再塑造,从刀工、原材料搭配到厨具置放以及菜品装碟、摆盘都要求整齐有序。

他说,两口子是永远的情人,一世的搭档,如果不在婚姻之初磨合好婚姻模式,就无法一辈子携手并肩作战。呵呵,想重塑我这个迷妹,可没他在连队带兵那么容易。

婚前,我吃住在单位,对于厨房里的事,基本摸不到边儿。再加上南北饮食差异,刚做新娘子,我就闹出了一些啼笑皆非的囧事。

婚后的第一个周末,他亲自下厨,让我打下手,请几个战友和家属小聚。一切准备就绪,他吩咐我把鱼汤盛好后端上餐桌,他则跑出去先招呼客人。我在厨房打开沙锅,看到乳白色的一锅浓汤时,心想:俺们东北人都讲究实惠的大锅炖菜,看大树这小气劲儿。这一锅汤,除了鱼头也没啥捞头。于是,我自作主张地把一把龙口粉丝和几段香菜放进沙锅。眼见鱼汤秒变一锅稠稠的粉丝煲,我美美地思忖着:我这一改良,汤锅就有了丰富的内容,这才显得主人家富足大方嘛!之前那一锅清汤白水的有什么好喝的?

当我满心欢喜地把“粉丝煲”端到桌上时,大家面面相觑。一位广东籍的战友用满口的“粤普”打破沉寂,对大树打趣道:“有冇搞错啊?你这个美食家,竟然娶了个不精厨艺的仙女回来!”旁边的一位嫂子怕我尴尬,笑着打圆场:“哎呀,没关系!我们几个家属刚好想品尝鱼头粉丝煲呢!”

我知道自己闯祸了,低头小声嘀咕:“对不起!我们老家餐前是不喝汤的啦。”

大树见我一脸尴尬,赶紧拍拍我的肩膀解围,“这说明我媳妇有创意、有思想,将来肯定会成为好厨娘的。再说,我娶媳妇回来也不是为做饭的。来,吃饭……”

大树的调侃安慰,如一股暖流直抵我的内心。他的体谅,让我更加迷恋他。为了不辜负他的期望,第二天,我到图书馆借来一本《家庭实用菜谱》,在家里现学现做。每次品尝我做的菜时,大树会先给予鼓励,再婉转地提出改良意见。我的厨艺在他的鼓励中不断提高。

但是,南北语言和饮食习惯的差异,依然是我成为好厨娘的绊脚石。比如那天,大树又要请单身战友小聚了。他在家准备煲汤,让我去买点马蹄提味儿。我在菜场转了好几圈,连卖马肉的摊位都没见到,更别说马蹄了,只能空手而归。后来才知道,此马蹄并不是马的蹄子,而是荸荠。他要做红烧鱼,让我去服务社买酱油。我提着瓶子去打酱油时,服务社的嫂子问道:“老抽和生抽要哪一个?”我一个“新兵”哪敢决策。那时,没有手机及时连线征询,我只得穿过几栋家属楼,爬回四楼去向大树征求意见。还有一次,他让我去随便买把青菜,可我带回了芹菜。不是他吐字不清。那时候,俺们那“疙瘩”,冬天不是酸菜、萝卜就是大白菜、土豆。见到一盈盈的绿色,大家就都视为“青菜”了。我哪里知道青菜也有那么多分类,去了菜市场只说要“青菜”,卖菜的师傅自然而然听成了“芹菜”。

……

如此种种,囧事多到让周围邻居都拿我当“笑料”,可我的大树就是能做到不愠不火,精心指导,循循善诱。

大树越耐心,我就越想做好每顿饭来回报他。爱,真是最好的动力。婚假结束时,我不仅能分清各式各样的菜,还能独立做家常饭了。

可新的难题又来了。有一年春节,吃年夜饭时,面对满桌的美味佳肴,大树有些伤感地说:“一到过节,我最想吃的,还是娘熬的羊肉汤和她老人家亲手揉的老面馒头啊!”

我知道,大树这是想家了,想远在山东的娘了。当晚,我就打长途电话回山东,向婆婆请教老面馒头的做法。

大年初一,我用酵母开始发面。我自认为面已经发好,就在发面里揉上少许碱粉,再把发面等分,接着揉成馒头形状,最后上锅蒸……

虽然一切都是按照婆婆的吩咐操作的,可蒸出的馒头如死面窝头一样硬。我执意要扔,可大树坚持把所有馒头分餐吃掉了。他说,馒头虽然硬点,但是有咬头、有面香味,多嚼几口,甚至能品出娘的味道……

一席话,说得我鼻子发酸。人在他乡,对某种食物的迷恋,其实就是一种故乡的情怀。我暗自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做出跟婆婆做得一样的馒头。

于是,我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发面、揉、蒸。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当年的元宵节里,我蒸出了松软又有韧性的大馒头。那天,大树边吃边不停地用家乡话说:“谢谢娘子,谢谢娘子!”饭后,他还兴奋地抱起我在房间转了几圈。

看到一向深沉的大树流露出孩子般的快乐,我也快乐着他的快乐!后来的每一个平常日子里,我把进厨房煎炒,都当成营造幸福的过程。

不知道从何时起,没有进行任何交接仪式,大树悄无声息地走出了厨房,而我这个当年的笨拙新娘,不仅毫无怨言地把厨房里的一切都接手打理了,而且还能烧一手好菜,煲一流的靓汤,做精致的面食点心……我被大树塑造成了精通美食的厨娘。

如今,我已经由军嫂荣升为兵妈妈。儿子每年的休假,就是我家的错峰年,每一餐饭我一定会用心烹饪。在烹饪时,我还会放一段舒缓的音乐,在成品装盘时配以艺术造型,让一家人在愉悦舒适的氛围里享受美食。父子俩都把回家吃我做的饭,当成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至此,我不得不佩服大树的重塑能力之神奇。我今日的厨艺,得益于他一直以来的鼓励。

我如此用心地烹饪美食,不是无私奉献,而是有所求的。我祈愿他们吃出健康,吃出幸福,精神饱满地坚守好自己的战位。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