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沈阳电报大楼保卫战

来源:辽宁日报作者:吴限责任编辑:杜汶纹
2020-09-28 03:39

在沈阳的太原街与中山路交会处西北角,坐落着一座日伪时期的两层老式拐楼,这便是奉天邮便局旧址,它曾是东北的通信枢纽。

沈阳解放的前一天,这里曾经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殊死战斗。败退的国民党军队企图炸毁大楼,中共地下党及地下武装用生命奋力保卫,为我党我军接管沈阳创造了便利条件。

地下党保护无线终端机

1948年10月,辽沈战役进入最后阶段。国民党军队残兵败将被迫退缩至沈阳。

坐落于沈阳市中山路上的沈阳电报大楼有沈阳唯一的通信设备,因此成为双方争夺的重点。

据沈阳电报大楼保卫战的亲历者之一任传利回忆,1947年3月,23岁的他成为电报大楼里测量台的普通话务员,是我党发展的地下党员。

1948年8月,沈阳城工部接到中共中央东北局城工部的重要指示:保护好军工、电讯等要害设施,为解放军入城做准备。于是,地下党员刘忠俊和曹达被安插到沈阳电报大楼后院两层小灰楼的46号宿舍,并将此作为保卫电报大楼的总指挥部。

1948年10月25日,守城的国民党军队准备将电报大楼炸毁。当天夜里,沈阳城工部召开紧急会议,经过分析大家一致决定,骨干人员立即组成护局纠察队,进入战斗岗位,防止敌人破坏。沈阳城工部接到命令,可以调用由我党领导的一支地下武装——沈阳市警察总队第四中队,准备与敌人战斗,誓死保卫电报大楼。

与此同时,我地下党接到情报,敌方准备在炸毁电报大楼前将电报大楼里的重要设备拆卸运走。当时电报大楼原先的局长已经南逃,一名工程师成了代理局长,他决定弃暗投明。

沈阳电报大楼内的无线终端机是从德国进口的世界一流无线通信设备,也正是当时解放军进行大兵团作战所急需的。不久,南京方面果然派来一名姓刘的专员来沈阳拆除无线终端。他的拆机举动遭到了护局纠察队的抵制。

几天后,刘专员领着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闯进了电报大楼的无线终端室,准备拆除设备。

“慢!”代理局长从外面走了进来,问道:“怎么回事?”刘专员说:“奉南京交通部的命令,我要把无线终端拆走。”“胡扯!”代理局长声色俱厉地说:“没有正式通知谁也不能把终端机拆走。”说完,他抓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喂,城防司令部吗?请接‘李司令‘办公室。”刘专员傲慢地望着代理局长挂电话,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态。“乱弹琴,没有通信我怎么指挥战斗?”电话另一端的“李司令”暴跳如雷,电话转给刘专员后,他骂道:“喂,你就是交通部派来的那个混蛋?你要是敢拆终端机,我就毙了你!”“鄙人不敢。”刘专员吓得赶紧带着士兵溜走了。

正在我地工人员积极准备之际,突然传来消息说,沈阳警察局局长跑了,警察总队队长华明武代理警察局长。刘忠俊和警察总队第四中队中队长于雷分析了形势,警察总队有1500余人,装备精良,如果把华明武争取过来,将对解放沈阳极为有利。

于是,刘忠俊和于雷来到警察总队。当时,室内只有一个秘书陪伴华明武。于雷开门见山:“华局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共产党派来的地工负责人——莱茵(刘忠俊的代号)。”

华明武闻听一愣,用疑惑的目光将刘忠俊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一番。刘忠俊问道:“事先我向你发过《约法八章》,想必收到了吧?”原来,在前些日子,我党地下组织曾向沈阳的国民党军警高层人物分别去函,让他们按《约法八章》,选择一条新生之路。

经过谈判,最后华明武表态,说:“解放军进城,我们警察总队不开枪。”

这次谈判意想不到的顺利。华明武被我党成功争取过来,为后来的保卫电报大楼战斗作出贡献。

警察总队提前打响保卫战

时间到了1948年11月1日。

此前,经过大家的研究,各要害部门的骨干队员已经控制要害部位,提前进入战斗岗位。但当天早晨发生的一起意外事件,使保卫电报大楼的战斗提前打响了。

任传利回忆,11月1日清晨,国民党53军教导团派来一个连,在电信局正门加设双岗,另有数名敌人荷枪实弹在楼内巡逻。我地下党指挥总部经过分析,认为敌人是来炸毁电报大楼的。为保护大楼,中共地下党总指挥部立即调动沈阳市警察总队第四中队保卫大楼,保卫电报大楼的战斗提前打响。

此时,大楼已被国民党军占据,硬攻必然吃亏,只能智取。于是第四中队中队长于雷率队走到大门前,声称是警察局派来警卫的。然而,国民党守卫连的一个连长蛮横地说∶“我们是奉城防司令部之命,并无消息说有支援,请你们回去吧。”拒绝他们进入。双方正在僵持时,那个连长去指挥运输炸药了。国民党守卫连的训导员走过来,问:“你们是谁派来的?”于雷立刻想到华明武,理直气壮地答道:“市警察局华局长派兄弟来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我们共同保卫不是更好吗?”

那个训导员听了于雷的话便没有反对:“加强点儿也好,你们进里面休息吧。”就这样,于雷率领大家进入电报大楼。不料这时,拉炸药的卡车回来了,押运炸药的那个连长与于雷等人遇上了。我地工人员李文科急中生智,在与敌连长擦身而过时,猛地用手枪顶住敌连长胸膛。他喝道:“下命令!缴枪投降!”这时,谁也没有料到,身后的国民党士兵突然朝李文科放了一枪,没有打中。李文科转身便跑,还没跑出门外,被敌人的第二枪打倒,当场牺牲。我地工人员郑德勤见状,立刻朝地下室的入口奔去,准备阻击敌人,遭到敌人乱枪扫射,也牺牲了。于雷等人指挥院中的警察集中火力向敌人开火。沈阳城工部的武装人员冲进楼内,向正在退往正门的敌人射击。同时,安排在楼上制高点的武装人员也用机枪猛烈扫射敌人。敌人腹背受敌,被迫撤出楼外。

电报大楼保住了,于雷又率领大家一鼓作气占领了电报大楼对面的美国新闻处和“中央日报社”。

11月1日夜幕降临的时候,解放军的先头部队从电报大楼门前向西挺进……

从1948年8月下旬开始,历经70多个日日夜夜,保卫沈阳电报大楼的斗争取得胜利。电报大楼为沈阳城的解放和解放军成功接管带来便利,指挥和联系畅通无阻,这是我党我军接管大城市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

如今,中共地下党曾经藏身的那间员工宿舍早已拆迁,留下的这座电报大楼也多次翻新,只有狭长的窗子仍旧,显现当年的痕迹。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